您的位置:北京頻道 >> 討論區 >> 社会热点 >> 詳細信息

口音之異的背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佈者: bjyjb
熱度0票  瀏覽69910次 時間:2012年4月10日 16:02
口音之異的背後
文:王文華
 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水土一方口音(方音)。口音是語言的核心要素,語言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不同的口音反映著不同的文化現象,不同的口音也映襯著不同地域不同山水的特性。我國西北高寒地區高亢剛烈的口音與東南平原水鄉地區柔綿細潤的口音相差很大。更由於多年的封建割據,交流上的不便,即使一山之隔口音大不一樣,如,山西平定一帶的方言屬團音,我(鵝)、你( 嫩)父親(大大)、母親(波波、嫫)、說(索)、去(客、)看(瞄)人氣不好(灰、)街道(黑朗兒)等;河北井陘一帶的方言屬尖音;母親(奶)祖母(娘娘),小(薛)、這堙]呼囉)、弄啥(耨撒)、走(帚)、算(涮)等。這便造成社交上的梗阻,誤會、差錯現象時有發生。

上世紀五十年代,我上中學時暑假回家鄉高家堖休假。一日,一位山西省平定籍的中年男子身背一大包袱,突然來到我家門外的打穀場上,放下行李,掏出“撥郎鼓”,一邊“嘣楞嘣楞”地搖,一邊嘴堣ㄟ惘a喊著:染黑布,染黑布!說話間,從四面八方各家各戶走出一群女人,有的拿著新買的白布要染成黑布(或青布),有的拿著錢要取回已染好的布匹。這堿O山區,染布的人十天半月不來一次,女人們急著縫製換季衣裳,一聽染布的來了,都趕緊來取回染好的布或染新買的白布。一袋煙的功夫,染布人收完了要新染的布,並麻利地把各戶的姓名寫在紙條上夾在布堶情A回去再寫在布角上,以防下鍋煮染時搞混了。接著拿出已染好的一匹匹黑布,翻出縫在布角處的名字(寫名的地方是白色的),念名字發放。他用手拍著布面說:“看看吧,鵝(我)染的布又黑又勻,穿上三年五載保證不褪色。”女人們也異口同聲地說染的不錯,再有新布還讓你染。最後染布人拿出一匹黑布念:張巧花。巧花神不守舍地答:“知道了。”邊走邊說:“掌櫃的,多少錢,我今天手頭緊給不了錢,下次給吧。”染布人說:“不要緊,今天錢不現成下次給吧。”他指著手堛熄瞼牴﹛G“這是三丈二尺布,不夠一匹,別人染一丈一塊錢,你這布給三塊一算了,那一角錢鵝(我)不要了。”巧花心有準備地說:“哪來的三丈二,我染的是三丈布。”染布人一聽心媯o毛,急忙從脖子後面“噌”抽出斜插在背上的尺子,細心地、雙手顫抖著一幅一幅地丈量巧花的布,並朝著周圍看熱鬧的人們祈求似地說:“嫩(你)索索(說說),他索索(說說),靠在大樹邊的久遭(酒糟)鼻子大嫂也索索(說說),鵝(我)明明給她染的死(是)三丈二,她硬索(說)死(是)三丈布,差二尺布,嫩(你)們大夥來量量死(是)多少!”沒等染布人把話說完,靠在大樹邊的大嫂漲紅了臉,問旁邊一位大嫂酒糟鼻子是什麼意思?大嫂說就是紅鼻子。她立即指著染布人高聲罵道:“染布的,你為什麼罵人?紅鼻子怎麼了,礙著你什麼事了!你個‘灰鬼’”。染布人倒是不慌不忙慢吞吞地說:“大嫂,不是這樣索(說)話,鵝(我)們山西人說話粗拉,常說見了矮人別說短話,鵝(我)千不該 ,萬千不該說你是紅鼻子大嫂,是鵝(我)錯了,鵝(我)不是罵你,也不敢罵你,實對不起咧!”他的話剛說到這兒,大嫂說:“你們山西人說話粗拉去你們山西說,不能在我們河北粗拉。分明是罵人,還不認賬,你簡直是個“老西兒貨”!
此刻一位七八十歲的白鬍鬚老漢,拄著拐杖站在人們中間,他不去問大嫂罵人的事,直沖著巧花問:“巧花,你染的布是不是初一我在獲鹿大集給你買的那匹?”

“是!”

“那是一匹三丈六的大布(小布兩丈五),你心靈手巧,懂裁縫,會做針線活,當時你說扯下四尺染成青布,做個新圍腰,還剩三丈二尺染成黑布,正好給你當家的做一身單衣。土布僅一尺寬,三丈二做一身單衣不寬綽,咱有賬可算,做件中式褂子前襟加後背各二尺三,常言道,二尺三走遍天,不能再大了,前後四尺六,兩扇九尺二,加上兩根袖子三尺,墊肩、領子、扣子等一丈六還勉強。一條掩腰甩襠前後穿,褲腿褲腰分兩節的中式褲子,褲腿三尺,一條腿兩扇六尺,兩條腿一丈二,加半尺褲腰得三尺,還有褲襠上的插斜布、褲兜兒布一尺不多,加起來又是一丈六。褂子、褲子滿打滿算一共三丈二尺二寸不松閑。你怎麼只染了三丈布,那二尺沒染嗎?”巧花聽了張大爺很懂行,說的入情入理、頭頭是道的一番話,她的臉“唰”一下子紅到了脖子根,支支吾吾地說:“就按三丈二算賬,和染布掌櫃的說好了。”

 “你真的今天沒錢還染布錢了?”老漢問巧花

“真的錢不夠,賣了豬馬上還他。”巧花說。

“那你甭管了,我給你先墊上。”老漢一錘定音。

染布人十分識趣地說:“謝謝大爺主持公道,嫩(你)墊錢不可以,不可以!”

白鬍鬚老漢姓張,名悅,是村堛漯蠸,又當過多年村長。他說:“鄉親們,這位元染布的客人我認識,他是山西平定縣人。當年咱們的高家堖也是因鬧災荒,從山西洪洞縣大槐樹底下搬來的,遷徙途中,一部分人留到平定縣張家灣,口音風俗保留山西原汁原味。一部分人走到高家堖時,繼續往東見有一片沃土,通風透光,莊稼不怕捂,又不怕水淹,山塈L難也少,能安安生生過日子,就定居在這堙A咱們的口音、風俗習慣漸漸隨了河北省。染布的客人就是平定縣張家灣村留下的後代,也姓張。你們說咱不是老鄉加親戚嗎?

 看熱鬧的人都高興地鼓掌,笑了。

染布人見一場烏雲密佈的口音之戰,多雲轉晴,、形勢大好。他站起來拿上那匹黑布走到巧花跟前說:“巧花妹子,給嫩(你)黑布,鵝(我)有眼不識金鑲玉,滿腦袋瓜子高粱米,不該和嫩(你)計較那毛兒八分的錢,染布的錢鵝(我)不要了,算鵝(我)幫了親戚的忙。”巧花十分感激地說:“說什麼哩,這使不得,使不得!”

張悅老漢見鄉親們認了理,認了親,高興地說:“鄉親們,一個親字掰不開,咱高家堖和山西平定僅是一山之隔,站在山梁上滾石頭,往東滾到河北省,往西滾到山西省,咱們本來都是大槐樹底下的逃難人,又是親戚關係,常說,姑舅親,輩輩親。既是這樣,從今往後,不能再說你是山西的‘老西兒’,他是河北的‘侉子’行嗎?”

“行”

自古河北、山西兩地山水相連,在交通、貿易、民間辦事上交往密切,人民之間,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依傍,互相支持,互通有無。由於社會的影響,在生產生活方式、民俗民風、語言文化等方面又有很大差距,兩地相親又相仇,山西平定一帶煤炭資源豐富,冶鐵手工業發達,染布的手藝全國一流,由於他們與煤炭、冶鐵、染布打交道多,人們手黑、臉黑,穿黑衣服的又多,賣煤炭的馱隊多,河北人便稱人家“炭黑子老西兒”。咱們河北平原多,農耕條件好紡織技術、吃的、穿的,相對講究些,就翹尾巴了,自高自大。山西人也罵我們河北人是“侉子”( 咵),意思語音不正。親不親一家人,只要在親情文化的融合上下功夫,還怕不和睦祥和哩!

電話: (+8610) 64401818    傳真: (+8610) 64401736    EMAIL:beijing@wenweipo.com

Copyright © 香港文匯報北京分社 All Rights Reserved   -註冊- | -站點登錄- | -站點管理-